安徽临泉铊中毒当事人:“被下毒”已非头一次

新华网合肥12月22日电 (记者陈诺)近日,媒体报道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一家六口遭遇铊中毒,其中5人病情严重。当事人初步怀疑是剩饭剩菜中被人下毒,称中毒并非头一次。目前,警方已着手介入调查。

经北京市解放军307医院治疗,几位中毒者体内毒素含量明显下降。然而系列治疗已花去全家近40万元,下一步“排毒”恐难以为继。

11月24日,阜阳市临泉县关庙镇的朱全林老两口与侄子、侄女、侄女丈夫以及3岁的外孙将剩饭剩菜当早餐后,相继出现了浑身疼痛、脱发的症状。经多地医院检查无果,最终被送至解放军307医院中毒救治科,经诊断确认为铊中毒,其中朱全林血清中的铊含量为1981ng/ml,远超正常水平。

据朱家人回忆,剩饭剩菜是前一天晚上接待完亲戚后放置在厨房的。由于当天晚上下雨,家人没有关上厨房的门。同时参与当天晚宴的亲戚身体并未有恙,他们因此怀疑有人在夜里偷跑进厨房在饭菜中下毒。

据朱全林的女儿朱小燕透露,家人“被下毒”并非头一次。早在今年中秋节前后,自己的二姐、三姐一家在父母家吃完饭后也出现过类似症状,“但情况不严重,几个人打了点滴就慢慢恢复了”。

经过十余天治疗,目前朱全林一家体内的铊毒素含量明显的下降。然而3岁的外孙由于年龄太小,灌流、血浆置换等治疗手段无法使用,院方正在制订针对性治疗方案。据院方估计,中毒较重的四位成年人全部排出毒素大约需要一个月时间。

朱小燕告诉记者,家中六个人的治疗已经陆续花掉近40万元。“二老务农,我们都在外地打工,本来就没什么钱,这样下去难以为继。”她说。

目前,家中多名患者已经改为普通输液、药物治疗。

编辑:SN123


从刘铁男案反思人上人教育

刘的儿子刘德成记得:小的时候每次我爸骑车带我去奶奶家的时候,都不走大路,都串胡同,跟我说这样近,做人要学会走捷径。每次在路上我爸都会教导我,一定要有出息,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与李银河同居的人是男还是女

李银河同志的晚年无奈“出柜”,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李银河同志把全国的同性恋者都当成了傻子,一边利用他们,一边欺骗他们,她伪装的光环甚至欺骗了全体中国人民。


抛弃血友病学生,让大学失色

抛弃一名患病的学生,是容易的,但这会让大学的形象黯然失色。帮助患病学生,就是在帮助我们自己,谁也无法预测自己的后代会不会陷入同样的歧视,无法享有平等的权利。


乌克兰美女为何愿嫁中国学渣

中国“学渣”到乌克兰娶美女爆红网络,这是一种无奈,一种物质价值观压迫着中国人的无奈。乌克兰美女愿嫁他国,也是一种无奈,这是在一种时代和他人的政治利益斗争中寻找生存和发展的无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