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记忆:那些感动的瞬间

本报记者 张祯希

从1983年除夕起,一年一度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成了许多人的荧屏守候。一家人吃着年夜饭,看着春晚成了地道的中国“年味图景”。春晚是话 题的引领者。“宇宙牌香烟”“司马缸砸光”等脱胎自春晚的段子,一度成为可以发酵一年甚至多年的经典,甚至连刘晓庆5港元从香港淘来的衣服,毛阿敏的“大 垫肩”装,也能轻易掀起时尚潮流。

随着娱乐节目的愈发多样化与网络的普及,春晚的话题效应与观众的收视习惯开始变化,过去一家人“认真”看春晚,如今要么边看边在网上“吐槽”刷 屏,要么忙于抢红包把春晚当作背景。有人说信息的爆发湮灭了经典节目的存在可能,然而围绕春晚,看或者不看都已经成为话题。在春晚即将拉开大幕之际,不妨 回顾一下那些难以忘怀的春晚记忆。

“好声音”不少,最早的流行乐“造星平台”

从春晚中走向顶峰的歌手与歌曲不少。1984年春晚舞台上,张明敏的一曲《我的中国心》席卷大江南北。张明敏是第一个进入央视春晚的香港歌手, 当年他一袭米色西装加一条灰色围巾,气质儒雅斯文。“河山只在我梦萦/祖国已多年未亲近/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铿锵旋律与歌词中蕴含的 真挚爱国情瞬间攥住了观众的心,张明敏与《我的中国心》一度成为最热的歌手与单曲。

1987年歌手费翔凭借《故乡的云》和《冬天里的一把火》在春晚舞台上出尽风头。费翔在舞台上一身红色西装,边唱边跳,表演颇具“百老汇”风 格,之后便晋升为不少少女观众心中的第一个“舞台情人”,据春晚剧组回忆,央视收到了好几大麻袋由年轻姑娘写给费翔的信件。1989年费翔全国巡回个唱 63场,场场爆满,他自己也承认那一年春晚是自己事业的重大转折点。

除了捧新人,春晚也推出了不少难得一见的“强强组合”。1998年,流行歌坛“一姐”王菲与那英合唱一曲《相约1998》,就曾风靡大街小巷。 身材高挑的两人,手拉手出场,她们分别穿着纯白与藕粉色连衣裙,扮相清纯。王菲的声音纯净、空灵,与那英磁性、高亢的歌声相得益彰,让乐曲洋溢出温馨浪漫 的气息。

“热段子”挺多,有人从讽刺相声中找到商机

语言类节目一直是春晚的强项,不少小品、相声中的“笑果”至今仍是观众心中的经典。1984年,春晚舞台上马季的相声《宇宙牌香烟》就是最好的 例子。当年马季身着藏青中山装,头戴蓝色小帽,一手挂一只黑色小袋,一手握着“宇宙牌香烟”,一登场就“笑果”十足。通过相声,他批评调侃了广告商通过夸 张不实广告欺骗消费者的行为,颇具社会意义。“用句形容词来说吧,那就是厂小志气大,山窝里飞出了金凤凰”“宇宙,宇宙,香烟新秀”等台词也成为不少观众 心中的经典。有意思的是,这则本是讽刺虚假广告的相声,却让不少商家看到了商机,某厂商迅速抢注“宇宙牌香烟”的商标,随后宇宙牌香烟便迅速抢滩市场。

在人们的记忆中,春晚舞台的“金牌搭档”里,朱时茂与陈佩斯便是喜感强烈的一组。他们的小品充分挖掘了自身的形象与气质特色,具有难以复制的鲜 明风格。在小品《主角与配角》中,因为外形条件不得不扮演“坏人”的陈佩斯,遇上了总是扮演“好人”的朱时茂,便气不打一处来,要求“转正”。两人角色互 换后,又闹出了种种笑料。当年陈佩斯得意一叫“没想到,你朱时茂这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逗乐不少观众。

有时,在春晚小品中与那些“老面孔”见面,更像是一种亲情的链接。多次登上春晚舞台的赵丽蓉,就因为慈祥亲切的气质与踏实质朴的表演风格,被称 为“国民奶奶”,虽然她已经去世多年,但她留下的那些热爱生活、憨厚中带着些许精明的老奶奶形象,依旧是观众心中难以磨灭的记忆,“司马光砸缸”说成“司 马缸砸光”的段子,成为一代人记忆里充满年味的幽默。

“金话筒”扎堆,不仅主持还客串演出节目

除了各色演出外,主持人亦是春晚中一道亮丽风景。

第一届春晚的主持人是刘晓庆,当时刘晓庆凭借电影《小花》红遍全国。那届春晚舞台上,刘晓庆还演唱了《绒花》《盼红军》两首歌曲,她在晚会上穿 的两套服装,成了红极一时的“晓庆衫”,仿制品热销全国。舞台上,刘晓庆给父母乡亲拜年的一幕感动了不少人,但当年刘晓庆最初提议这个环节时,导演组十分 犹豫,在全国舞台上表达私人情感是十分大胆的尝试。当这个环节最终获得认可后,在春晚舞台上“动点情”的主持风格就被保留了下来。

1997年开始主持春晚的朱军,可谓是春晚的“老人”,猴年春晚是朱军第20次主持春晚,至此他也成为登上春晚舞台次数最多的主持人。与刘晓庆 一样,朱军在春晚舞台上也不仅仅是主持人那么简单,他与笑星冯巩还一同带来过小品《笑谈人生》。2005年,朱军与冯巩搭档,以访谈节目形式表演了小品 《笑谈人生》,话题感人,笑中带泪,该节目获得当年春晚语言类节目一等奖。

董卿也是春晚的代表性面孔,猴年春晚是她主持的第12个春晚,追平倪萍12年主持春晚的纪录。董卿知性主持风格抓住了不少观众的心。董卿与魔术 师刘谦的几次合作,成为春晚舞台上的亮点。几次表演中,董卿都站在刘谦身边,担负魔术监督人的角色,因此被封了个“托塔天王”的称号。


河北农村这张年画今年最畅销

老板娘说,这两张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的年画今年卖得最火。小编拍照的功夫,就由两个人来买了。年画上习近平和彭丽媛挥手微笑,身后是9·3大阅兵盛况。


离退休党员干部为何不能信教

党员不能信教,本来是常识的事情,却有一些党员以公开、半公开的方式“突破”了,“有些人还认为,我已经从职务上退下来了,为什么不能信教?这些人没有想到,职务虽然退了下来,可党员身份可没有退。


增南方节目,春晚一碗水端平?

允许地方电视台在除夕播出地方性春晚,既尊重了观众,也是央视自信的表现。这样的竞争,是不是更能相对端平春晚这碗水呢?


致机关年轻人:豆腐太热烫嘴

事实上,体制中人,不管年轻的还是年长的,“成大事”的终归不多,更多的是像你我一样,免不了要做小事做琐碎事的。在机关呆得越久,越是认同“欲速则不达”一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