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四面财神像”被拆 村民被气晕送医

原标题:图片故事:记昆明四面财神像的倒掉

王筇路的尽头,与昆明市的西三环相接。往前数十米,便是五华区黑林铺街道办下辖的自卫村。自卫村西侧,一间财神庙坐落在形如螺蛳壳的山上,一座巨型四面财神端坐在“螺蛳壳”的最顶端。

这是一尊坐落于半山腰的露天神像。高12.8米、宽9.9米。远远望去,财神像融入村落之中,被平房遮住。近看,它拔地而起、直上云天,比远处林立的楼盘更高。

建成两年多来,这尊财神的存在一直鲜为人知。但一个月前,一张近距离拍摄的照片在网上流传——“昆明巨大金刚像立房顶”,这尊财神像和它的建造者,瞬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你知道财神庙怎么去吗?”有人上前问路。

几个老人坐在家门口的石墩上,旁边放着一根拐杖,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一位老太正要指路,旁边的人忽然按住她的手,边摇头边说:“不知道,不知道。”最近经常有人来村里问路,要找四面财神,老人相互递了个眼色,欲言又止,示意来人往前走。

老人们所在的位置,是村里唯一的主道,贯穿东西。道两旁,老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麻将室里不时传出洗牌的声音。

“年轻的都出去打工了,不愿出去么,就在家里打麻将。”王美凤的儿女都结婚了,搬进城里的小区居住。她一个人留在自卫村,住在一栋四层高的楼房里。两层出租,另外两层她一个人住。

像她家一样,很多人把房子租出去,靠收租过日子。“这两年外地人少了,找不到工作,都回老家去了。”大部分房子空了,有些房子租不出去的人家,“过日子都成问题”。

“我们都是失地农民。”王美凤说,原来西三环前面的大片田地都是自卫村村民的土地,如今已楼盘林立。土地被征用,每家获得18万元/亩的补偿费。“这些钱都拿来加盖房子,早就花完了。”

王美凤的晚辈们都出去打工了,她赞成年轻人出去闯,“年轻人待在家里干什么?”但有时,她会去拜拜财神,祈求家人平安顺遂。

“别人不去(财神庙)的。”王美凤知道,村里的外地人都不大去财神庙,本村的人也只有过年才会上山去庙里。“不知道是谁拍了照片传到网上”,最近,来村里的陌生人忽然多了起来。之后,传来了财神庙将被拆除的消息。

4月28日清晨,素圣早早离开了财神庙。这一天,四面财神将被拆除,他不愿亲眼见到这一幕。跨出院门,沿着水泥浆肆意漫延、大卡车拉着水泥沙石急转直下的烂路,他下山去了。

院门久未上锁,门外的红墙上“寺院偷盗,天理难容”八个字很醒目。但这儿很久都没有梁上君子光顾了——四面财神地处偏僻,建成两年多来,少有人知晓。没有工资,素圣的弟子们也陆续走了。

来结缘的人,多是自卫村的老人。在这些老人心中,财神像并非财富的象征。有人说它“四不像”,王美凤颇为骄傲地回应:“哪个说四不像?我们去泰国旅游,见过四面佛的。回来也塑一尊。”

每个月,村里的几十个老人都要穿过村子,去财神庙拜一拜。他们把这视为神圣的仪式,“我们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家家清吉、户户平安”。

一年到头,财神庙外来的香客屈指可数。每几个月打开功德箱一次,里面零零整整的纸币、硬币加起来,仅有上百元。寺庙的日常开销,靠素圣一人外出做佛事维持。

素圣今年48岁,与佛结缘,纯属机缘巧合。他记得,自己11岁那年的某一天,在四川老家的茶馆里,听到别人热火朝天地摆龙门阵,说“日本人的飞机把昆明得胜桥炸掉了”。当时,他不知道别人谈论的是早已结束多年的抗日战争。他一听来了兴趣,一心向往昆明这个地方,于是穿着草鞋、背着一碗米,辗转上了贵阳转昆明的火车。

来到昆明,四处打工都碰壁,后来他遇到师父,赐他个“素圣”的法号,从此进入佛门,跟着师父修庙。这间财神庙是他修过最久的一座庙,一砖一瓦建起来,“欠了几十万的债,至今没还清”。

自卫村依山而居,平房靠山而建。几百户人家并排在村子东侧,西侧是坟地。财神庙居于村落与坟山之间,十多年来蛛网结尘,无人问津。直到六七年前,自卫村村民的农田陆续被征用为建设用地,每家获得数额不等的补偿款,失去土地的村民才想起了那间破烂不堪的财神庙。

“祖宗留下的土地没了,什么都没留给小辈。”王美凤说,当时财神庙外的路上,拉水泥沙石的大卡车经常翻车。村里来了几个风水先生,说,建在“螺蛳壳”地形的财神庙里需要塑一尊佛,方能保一方平安。

那个时候,有些老人刚从泰国旅游回来,见过曼谷街头很多人朝拜四面佛。2012年,他们决定仿照泰国的四面佛,塑一尊四面财神像。

当时只有一条小路通往财神庙,小路两边长满了火把果。村里的几十个老人请了素圣做财神庙的住持,他们每天背着水泥沙石上山,穿过火把果灌木丛,用了两年半的时间,塑起了四面财神。

财神像建成后,工钱、材料费还拖欠着。他们打算“用香火钱慢慢还”。但是,除了每年春节正月初一,村里人和一些外来者上山拜财神外,其他时候,香客寥寥无几。

如今,村里的许多年轻人外出打工,一部分已经迁入城区。七八百户人家自建的楼房里,多是外来的租户,每栋楼房住十多户租客。整个村的一条主道,除了外地人开的商店,还分布着七八间本地人开的麻将室。“外地人开不走,房租贵。”王美凤说,他们打打麻将,靠收租过日子。

今年4月上旬,有网友发现了立于自卫村后山的四面财神像,并拍照发布在微博上。慕名而来的香客令素圣和村里的老人们欣喜。但他们没想到,后面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情况,令他们手足无措。

有政府的相关部门找到财神庙来了解情况,并表示四面财神的高度不符合露天佛像建筑标准,且未经过审批,计划予以拆除。“你要保庙还是保财神?”素圣思量了许久,认为,只要庙址还在,财神像没有了还能再建。

“当时我们也不懂,没去审批……”村里的老人想不明白,就算不是一尊神像,也算是工艺品,既庄严又壮观,“好好地塑起来,为什么非拆不可?”还有老人说,“拆了四面财神,没有香火了,我们拿什么还债?”

老人们七嘴八舌讨论着,直到晚饭时间才离开财神庙,下山回家。素圣独自坐在门口,抬头望着那尊财神像,想起从被暴雨冲垮的土坯房里爬出来、继续挑水泥塑像,眼泪就流下来。

连续三天,素圣失眠了。他在等有关部门的最终决定。事情的进展,他是从村里的老人那里得知的。

第一次开会,老人们被告知,财神像将在15天内拆除;第二次开会,老人们提出条件,财神庙改名为“泳金寺”,素圣仍为寺庙住持,但财神像不保已成定局,拟定的拆除日期是4月25日,后来,日期又改为4月28日。

“巨型的露天佛像也不少,建个四面财神,怎么就变成了违规建筑?”60多岁的王美凤怎么也想不明白。

尽管日期一再推迟,四面财神倒下的这一天还是到来了。

4月28日上午9点多,拆迁队来了。在挖掘机作业下,村里的老人们目睹四面财神的头像轰然掉落,有两个人气晕过去,被救护车送进医院。

“怪只怪我们建得太高了……”阮桂芬叹口气。这些老人都以为是高度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而据五华区委宣传部的说法,拆除财神像的主要原因是“未经审批”。

自2005年3月1日起施行的《宗教事务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宗教团体、寺观教堂以外的组织以及个人不得修建大型露天宗教造像。宗教团体、寺观教堂拟在宗教活动场所外修建大型露天宗教造像,应当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宗教团体向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提出申请。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30日内提出意见,拟同意的,报国务院宗教事务部门审批。

12点40分,挖掘机停止作业,曾经的四面财神化为了一片废墟。阮桂芬喃喃自语:“以后能正规化,也好。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在那片废墟前,兴建财神像时种下的一片枇杷树,已长得枝繁叶茂。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来源:云南网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